蘑菇酱‥

这里是一只懒癌晚期的宅蘑菇酱

嗯。
要催更,要点文,要做朋友的可以加我QQ
2825366973
也可以lofter私聊我。

ps(点文仅限:奈因,霍游,嘉瑞,双黑,尊多。)
原谅我最近灵感都被自己吃了。

☞因为我是住校生,所以只是周末上网。如果有消息只     能周末回复。请见谅。
☞切忌no广告no迷之链接no恐吓。

『嘉瑞』赎(上)

☞ooc
☞杀手嘉x保镖瑞

格瑞此时此刻很不爽,对,十分不爽。
他冷冷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嘉德罗斯

月黑风高的夜晚,冷风卷着冷冽的雨水打湿了格瑞的银发,一缕缕黏在脸上。

蹲在阳台栏杆上的嘉德罗斯垂眸看了一眼横在自己脖子上的烈斩,眉毛一挑,压在格瑞肩上的棍子加重了几分。

“哈,格瑞。”
嘉德罗斯轻笑
“我奉组织丹尼尔的命令,前来处决组织背叛者——格瑞。”
“我万万没想到,你背叛组织后竟当上了保镖!”

嘉德罗斯眼里有一些情感在缓缓流动
是什么?
格瑞不想深究,紫眸一眯
“速战速决。”

格瑞感觉到肩上的棍子又重了几分
嘉德罗斯咬牙切齿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我到要看看,那个叫金的渣渣,你为什么愿意豁了命去保护!...

【奈因】信

闹钟响的很准时。
斯雷因微微侧过身,关掉闹钟,拉过被子继续会周公。

等等……

斯雷因忽然想起了什么
立刻起床拿起手机查看时间
星期天 8:30

他快速到洗漱间洗漱完毕,从衣柜里挑出一套蓝色休闲装——这是伊奈帆上个周末邮寄回来的。

“最近降温,注意保暖。”
伊奈帆夹了一张两指宽的纸条在衣服中,纸条上只写了八个字,足以让斯雷因微微一笑,眯起的眼睛弯出很好看的弧度,很美的。

斯雷因穿上衣服,手伸进腰包中,摸到被自己细心折叠的纸条,虽然纸上只有八个字 ,但他依然很珍惜,舍不得扔。

快步走到书房,木质平滑的桌面上摆放着昨晚熬夜写好的信。

展开,再仔细读一遍

伊奈帆:
   ...

嗯,没错我又来冒泡了。
嗯,没错我懒癌又犯了。
嗯,没错我又拖稿了。
嗯,没错下个周末见。

【奈因】a day

我记得那似乎是一个下雪天

我已经被冻的意识有些模糊,半眯着眼,摇摇晃晃的蹲在一个什么巷的巷口。

这里路过的人很少,再加上是冷死人的雪天,我在这儿蹲了不知多久也没有遇见一个好人。

直到一个“球”路过我身边,我抛弃了所谓的节操跑过去就抱住那个“球”的大腿。好温暖。
“求求你带我回去吧!”

那个金毛的“球”似乎愣了一下,停下了脚步。
我死死的抱住他的大腿,好温暖啊。

一个身影出现在“球”的身旁,唤到
“斯雷因?”

哦!这个“球”叫斯雷因啊。他(的大腿)好温暖啊,可是站在他旁边的人好恐怖啊,一身黑,还是独眼怪……

那个球,哦不,斯雷因蹲下来与我平视
“你迷路了吗?”

迷路?在这座城市里有这条路...

各位对不住啦,请允许我再拖稿七天( ー̀εー́ )

because俺要备战月考(。•ˇ‸ˇ•。)

【下个星期更两篇文。】

【奈因奈】一米线

科普:“一米线”人类对非至亲至爱亲朋好友的人会产生心里距离,心理学家把这段距离称为“一米线”。如果并非本人心理允许他人擅自越过“一米线”,会使本人心理感到被侵犯侮辱,产生强烈反抗。

伊奈帆坐在桌子的另一边

隔着一米宽的桌子注视着斯雷因。

视线中的斯雷因已经模糊不清,已经不能再清楚凝视着他的碧眸和脸庞。

伊奈帆把头向后仰,缓缓闭上眼。

终究是因为斯雷因的那一枪落下眼疾,战争结束后取出义眼,视力便不断下降,如今竟连一米处的斯雷因都看不清楚。

或许真的如耶贺赖苍真所说一般,不用多久,自己就会彻底失去光明。

彻底失去光明

伊奈帆想

对他来说或许没有什么影响

但是有点遗憾

斯雷因·...

【奈因】Company and redemption


清晨

似乎下起了小雨,窗外一片沙沙作响听起来甚是舒适。

斯雷因缓缓睁开眼睛,能清楚的察觉到横在腰间的手臂收紧了几分。

背后是一片温暖,是来自伊奈帆胸膛的体温。

“……”

斯雷因微微翻过身,看着伊奈帆半眯着的眼睛。

半晌

伊奈帆抵上斯雷因温热的额头。

“下雨了。”

慵懒的音调,甚是好听。

“嗯。”

困意不知从何方袭来,斯雷因微微阖上眼。

伊奈帆勾唇

“再睡一会。”

卧室再一次陷入一片寂静,只有窗外的雨声。
窗帘似乎没有完全关上,一丝光线带着点潮湿照射进来,打在斯雷因沉睡的脸庞上,忽明忽暗。

伊奈帆的指腹轻轻在斯雷因脸庞上摩擦,一声叹息消逝。

当斯雷因再次醒来,身旁已...

我很庆幸,我所喜爱的2016年以前的cp现在我依然能记住,手机里依然存有他们的腐图。

在百度贴吧,乐乎,微博以及一些博客依然能找到还在产粮的太太。

虽然粮不多,一个月最多只找得到一两篇傻白甜的小短文。

七夕时会有太太画图,剪视频,售本子,满足我们这群饥渴的腐女,我很感激太太们。

这些太太也写着最近比较火的cp,追着新番。偶尔心血来潮写写老cp,如果没有时间也就先放在一边。但我们都没有忘记那些cp。

这样就好

我们仍记得他们

记得他们曾带给我们的喜怒哀乐。

end

远行千里,依然有你(完结)

完结炖肉r15
(肉有点少,肉渣)

————

蕾穆丽娜·薇瑟·恩薇瑟的葬礼。

天空淅淅沥沥的飘着几丝雨丝。

黑压压的人群中,斯雷因把手中黑色的雨伞费力的举了举,不让伊奈帆被雨淋湿。

虽然伊奈帆只比自己高处7,8厘米,但长时间保持这个动作难免会让手臂酸软。手中的雨伞有些不受控制的摇晃一下,伞面上凝聚的雨珠随晃动滑落到伊奈帆的发丝上。

伊奈帆微微撇过头,伸手接过斯雷因手中的雨伞柄,把斯雷因往自己身前拉了拉,自然而然的撑起伞。

斯雷因犹豫着往伊奈帆怀里靠过去,伊奈帆拉着斯雷因右手的手用力一拉,斯雷因重心不稳倒在了伊奈帆怀里。

斯雷因并不抵触这个举动,还有点贪...

©蘑菇酱‥ | Powered by LOFTER